在我们的视野里,荷花画一直给予我们这样的印象,即先有诗歌的歌唱,再有荷花的绘画艺术。换一句话说,荷花画的意境是诗人诗词歌赋的翻版。这样的例子并不鲜见。我们读唐诗宋词,差不多每一首诗或每一阙词都是一幅极有意境的画,果真,我们在同时代或后代的绘画中就大量发现了这样的复制。这好像成为了一个思维定势。好像画家所要做的,就是把诗歌语言翻译成绘画语言。而背后的东西,本质上就是缺乏艺术的独创。于是我们看到,我们的绘画艺术评论家每每谈及荷花画的时候,总是以一堆的诗歌先贤的绝句为依托,对照性分析其意境。我想这样的荷花画肯定是没有出息的,也不会在一座庞大的荷花画艺术宫殿中闪射出自己的光芒来。
    
    从这个意义上说,画家翁道胜的荷花画实现了艺术创造的超越。我们不妨来读一读他的荷花画。
    
    无论文学还是艺术,想像力几乎是成就一个作家或艺术家的关键因素。对于画家来说,想像力的表现乃依赖于笔墨物象而超越于笔墨物象,以有形生无形,以臻意绪飞升,画外有音之开阔境界。
    
    读翁道胜新近创作的《荷》系列等作品,几乎就给人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强悍的想像力冲击波。尺方之内,画家运笔遒劲,且笔法多变,但整体又井然而简约。那井然与简约又非有意为之,而是处于一种灵感爆发的艺术本能与自觉。如此象生气,气生象,气象推排,蔚为大观。事实上,气之迸发已远远超于一纸小小的画卷,超越于眼前的一方山水,它将你的眼界和想像带入空阔和无涯。
    
     翁道胜的荷花有初秋之荷、深秋之荷,有雨前之荷,雨中之荷及雨后之荷,季节不同时段不同,荷之情态自然大有不同。秋天的荷花则有不同,初秋荷花的情态有如迟暮的美人,而晚秋则是一种对时光的咀嚼与回忆了,像一个人经历的一生。
    
     道胜的荷花,是他对荷花自然情态仔细入微的观察和他对荷花文化长期的沉淀思考,是贯注了他人生经验的荷花,是通过荷花来传达他对这个世界的理解。
    
     那么我们从他的荷花画中究竟感知到了什么不同呢?荷之雅逸。在笔者看来,其当然含括了传统荷花画高洁出尘出污泥而不染的意境:其则是沿着这个意境的继续飞升,还可以是人生旷达悠然之。在这个里,浸淫了画家对荷花文化的深刻理解,浸淫了画家的人生经验和对这个世界的解读。象征圣洁、和平、吉祥的荷花,自古代表着中国人审美的至高境界。更是中华民族道德操守

[1] [2] [3]  下一页